首页

辽宁黑山共计捕杀了1000多万只家禽,很难说没大型的养殖场受到牵连。第二是捕杀量大。到目前为止疫区共计丧生家禽14万余只,但捕杀量却超过2100多万只。

第三是消费者的混乱心理小于去年,由于今年的疫情席卷全球,并且由去年的“禽对禽”发展到今年的“禽对人”,相当多的消费者回应不肯不吃禽类食品,如果这种压迫心理在明年春节得到获释,估算涉及产业的损失还不会不断扩大。   除了与疫情正面遭遇的家禽养殖加工业外,生产禽类饲料的上游公司也某种程度受到禽流感的波及。

据饲料业的专家讲解,禽类养殖尤其是蛋鸡和肉鸡养殖的集约化程度在养殖业中是最低的,我国年饲料产量9800万吨,其中50%左右是禽类饲料,如果再次发生大规模的禽流感,饲料市场需求将大幅增加,涉及上市饲料公司还包括新希望、正虹科技以及通威股份都有禽类饲料生产,受到负面影响在所难免。但由于这些公司都不是以禽类饲料居多,受到的影响会是可怕的。   新希望工作人员称之为,作为国内饲料业龙头企业之一,公司家禽饲料占据相当大的比重,不免不受禽流感疫情波及。

新希望近期禽类饲料的销量状况早已不受疫情影响,国内部分地区销量经常出现了下降。  辽宁省是我国养殖蛋禽最少的地方,同时,这里的饲料产销量也十分大。据辽宁省饲料工业协会讲解,去年辽宁省饲料产量544万吨,增长率约6.7%,产值120亿元。

沈阳市的饲料工业规模名列辽宁省前茅,有170多家企业,享有中兴、直、禾丰、众友等许多著名饲料企业。沈阳直畜牧有限公司最近把蛋禽饲料每吨上调了30至100元,销售状况依然不欠佳,鸡饲料销量已减少了40%左右。当地一些饲料厂的鸡饲料销量甚至下降了80%之多。  专家认为,去年的禽流感疫情并没令其散养这种传统养殖方式的危害获得充份推崇,而今年疫情频发后,政府已明确提出了逐步推进家禽业由集中圈养、畜禽混养方式向规模化、标准化圈养方式改变的战略,为产业的发展说明了方向。

但是,目前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农民都把家禽养殖或其他畜牧业作为收益的主要来源或者补足,因此,构建这个改变还必须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如果要加快前进家禽养殖的现代化转型,国家和地方要不予实质性的政策扶植。

顺达平台

本文来源:顺达平台-www.pi-dai.com